千亿私募淡水泉赵军发声! 为净值回撤道歉

4月

千亿私募淡水泉赵军发声! 为净值回撤道歉

千亿私募淡水泉赵军发声! 为净值回撤道歉

“为过去这一段时间投资人承受的净值回撤压力,表示特别大的歉意。”

3月30日,千亿私募淡水泉投资开展了一场线上客户交流会,掌门人赵军发声,阐述近期投资策略,并为近段时间产品净值回撤向持有人道歉。

中国证券报·中证金牛座记者从淡水泉投资获得本次交流会纪要。

赵军观点摘要:

“我们基于认知和能力圈,选择在当下买一些足够有吸引力、有机会的价值型资产。”

“我们所了解的真正长线配置中国的基金,并没有出现大的、对中国根本性投资意愿的改变。”

“情绪的钟摆应该在积累很强大的反向势能。”

“‘双底’状态的优质龙头将产生大级别机会。一方面我们对这些机会的未来有信心,另一方面很兴奋,这也是过去这段时间我们始终保持高仓位运行的原因,预期评估周期是一到两年维度。”

“如果外面的市场环境越复杂,国内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就越大。”

千亿私募道歉

“为过去这一段时间投资人承受的净值回撤压力,表示特别大的歉意。”赵军表示,2021年下半年团队开始把精力放在研究优质成长企业、各行各业龙头。当年三、四季度部分企业开始有经营压力,股价随之反应,团队加大对困境反转机会的布局,这个大策略方向延续至今。

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18日,淡水泉投资的代表产品淡水泉成长1期,今年来最大回撤达26.85%。此前,淡水泉方面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近期公司产品净值确实有一些下跌,但历史上这种情况也出现过,公司对组合的状况还是很有信心的。公司长期跟投、自购旗下产品,自购的产品与客户所购产品一致。

赵军反思近段时间净值波动的原因称,不能简单解释说选错股票,本质上看,还是过于强调利用市场恐慌来增强组合进攻性,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对短期净值波动的考量。

赵军表示,2021年淡水泉遇到历史上第二次净值回撤时,选择减持了当时组合里最大的一个持仓,回头看,虽规避了更大回撤,但是错过了后期该股票的大幅反弹。“基金经理很难做到理想中的有风险时用风险模型迅速去规避,遇到机会时又能够迅速抓住,在操作中这种冲突性比较难处理,我们的组合仓位由看到的机会决定。”

“双底”龙头大级别机会将现

近日北向资金出现较大规模流出。对此,赵军认为,与以前较大流出不同,这次更像是一种应对短期市场不确定性的“应激反应”,不具备长期的指向意义。“我们所了解的真正长线配置中国的基金,并没有出现大的、对中国根本性投资意愿的改变。”

对于当前市场的各类投资机会,赵军认为,情绪的钟摆应该在积累很强大的反向势能。

他表示,当下在A股、港股市场正积累一批“双低”状态下的优质龙头公司,其潜在的投资预期收益空间将是大级别的,淡水泉内部定义为“十环机会”。他解释,“双低”是企业当前处于经营发展周期低位,但在未来1-3年将进入景气上行周期,迎来跃升发展,同时投资人对其预期不高,位于情绪低位,股价表现也落后于市场,具备一定估值优势。但是不是机会还要甄别,尤其要判断其成长空间、估值弹性、时间周期及确定性等因素。在当前市场,一方面他和团队对这些机会的未来有信心,另一方面很兴奋,这也是过去这段时间淡水泉始终保持高仓位运行的原因,预期评估周期是一到两年维度。

谈及A股市场投资底层逻辑,赵军认为,A股市场还是以本土投资人为主。“我们长期看好国内居民财富、企业、机构配置A股的需求,这是A股市场最重要的一个底层逻辑。”

他表示,经济运行中既有市场力量也有政策力量,如果外面的市场环境越复杂,比如有海外疫情防控政策、疫情恢复和供应链问题、国际关系等问题,国内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就越大;环境越困难,政策调节的力量就会越强。

物流龙头有想象空间

就基金重仓信息技术行业和交通运输行业,赵军做出策略阐释。

“物流行业是中国经济一个大赛道。”他表示,首先,规模效应、网络效应对头部公司而言差异性不大,最后差异在于对产品定价能力,将形成巨大利润差异,最终形成商业竞争优势。其次,有一些新兴成长领域,比如从单一领域向综合物流服务商进军,再比如国际业务往往是一片蓝海。最后,因为是资产密集型和人力密集型行业,物流行业竞争格局一旦稳定后,企业成长往往要向管理要绩效,公司需要强大的管理运维能力。对标美国头部公司净利,中国头部企业还有很大想象空间。

对于信息技术行业,赵军目前看好两个方向:一是各行各业数字化、智能化方向,比如细分领域解决方案提供商,或者底层技术提供者。二是进口替代主题。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总量需求增长其实不多,但是结构性增长每年都能找到。这些企业基本都满足两个特征:细分领域的第一位置、相对合理的估值。

此外,赵军表示,最近在加大对港股的布局。港股互联网及中概股近期经历了一次压力测试,投资难点在于市场何时能够对这类资产的投资逻辑和估值定价重新建立起新共识。“过去一年多下跌过程中,很多过去基本面认知的方法及对应的估值方法,都出现了被证伪的现象,同时投资人还要等待基本面的催化剂。我们处在尝试性布局或保持高度关注、迭代阶段。”

编辑:王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