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炸锅代工厂比依电器主板IPO临考:财务总监兼职单位转贷千万后诡异注销另存隐情?

12月

空气炸锅代工厂比依电器主板IPO临考:财务总监兼职单位转贷千万后诡异注销另存隐情?

空气炸锅代工厂比依电器主板IPO临考:财务总监兼职单位转贷千万后诡异注销另存隐情?

为国际大牌电器代工的浙江比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比依电器),如今也拥有飞升上市公司的机会。

据证监会安排,比依电器将于12月16日上会发审委审核。

比依电器此次预计募集7.18亿元用于年产1000万台厨房小家电建设扩产、年产250万台空气炸锅生产线技术改造等多个项目。

近年来,小家电的赛道吸引着包括北鼎股份(300824.SZ)、小熊电器(002959.SZ)等在内多家产商的加入,与前者略有不同的比依电器则是依靠“贴牌”生产在小家电市场中杀出血路。

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比依电器的营收从6.18亿元攀升至11.63亿元,归母净利润也在2020年突破亿元大关。

背靠国际大牌,比依电器并不愁客户,但是如何走出缺乏自主品牌建设导致其毛利率低于同行的困境,恐怕比依电器也不易回答。

信风(ID:TradeWind01)还发现,一些与比依电器发生转贷关系的主体,虽然未被认定为控股股东旗下的关联公司,但仍然与实控方有着潜在的暧昧关系,而在发行前夕相关主体又遭到了离奇注销,这些问题是否对比依电器的信披真实性带来挑战,也有待市场的进一步验证。

代工下的毛利率之殇

作为炸锅小家电的高新技术企业,比依电器的产品包括空气炸锅、空气烤箱、油炸锅、煎烤器等加热类厨房小家电产品。其中,主要收入来自空气炸锅。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比依电器的营收分别为6.18亿元、7.4亿元和11.63亿元,其中来自空气炸锅的营收分别为3.05亿元、4.81亿元和6.42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49.39%、65.06%和55.23%。

依托空气炸锅起家的比依电器整体利润表现也颇为稳定,其2018年至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0.63亿元和1.06亿元。

与同业相差无几的业绩,也是比依电器此番向主板发起冲刺的底气所在。

wind数据显示,网红小家电厂商-北鼎股份2020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01亿元、1亿元。

同在冲刺主板上市的可比公司-北京利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2020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7.22亿元和0.68亿元。

作为NEWELL、SENSIO Inc等国际知名公司的代工方,比依电器不愁没有客户。

以2020年为例,NEWELL、Pampered Chef、飞利浦等在内的前五大客户一共为其贡献5.42亿元的营收,占当期营收比重为46.61%。

“贴牌”加工的好处就是比依电器并不需要在宣传推广上付出过多的成本。

以2020年为例,比依电器的销售费用率仅为1.59%,而拥有自有品牌的北鼎股份销售费用率则高达23.86%,同业平均水平也超10%。

但是,“贴牌”加工的另一面则是比依电器远低于部分可比公司的毛利率。

仍以2020年为例,聚焦于小家电的北鼎股份、小熊电器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1.43%、32.43%,而同期比依电器的综合毛利率仅为23.08%。

对于空气炸锅行业情况,广发证券(000776.SZ)分析师曾婵认为小家电正处消费升级周期,看好空气炸锅未来在全球和我国的发展,现正处于高速发展初期,涉足该行业且在产品研发、渠道布局、品牌效应、定价方面具有较大优势的公司将受益。

而以“贴牌”生产为主要业务的比依电器无论是品牌效应,还是渠道布局等方面都与北鼎股份等自有品牌公司之间或许仍存一定差距。

注销的“转贷方”另有隐情?

从股权结构来看,比依电器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

招股书显示,实控人闻继望通过比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比依集团)和比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比依电器83%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未持有比依电器的股份,闻继望的配偶汤雪玲、儿子闻超并未被认定为实际控制人。

尽管如此,证监会对此还是提出疑问:“闻继望与公司董事汤雪玲系配偶关系,二人之子闻超任公司董事兼董事会秘书,请发行人补充披露汤雪玲、闻超公司经营决策中是否发挥重要作用,未将认定为实际控制人的原因。”

比依电器则在招股书中表示,汤雪玲、闻超二人未在经营决策中发挥重要作用。

事实上,作为近亲属的汤雪玲、闻超二人在9个董事席位中占据2个席位,且闻超还同时兼任董秘,二人对于比依电器的经营决策未发挥重要作用的说法或有待商榷。

而汤雪玲未被认定为实控人也使比依电器成功规避了关于高管独立性的认定。

招股书显示,汤雪玲与财务总监金小红同时参股余姚市凤凰金银饰品有限公司(下称凤凰金银),其中汤雪玲、金小红分别对该公司持股90%、10%。

据《首发上市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发行人的财务人员不得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中兼职。

由于汤雪玲并未被认定为实际控制人,金小红的参股也规避了办法中对于财务人员的限制。

此外,信风(ID:TradeWind01)还发现,由财务总监金小红担任监事的宁波中易致远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中易致远)曾为比依电器提供转贷资金。

2018年至2019年,中易致远从农业银行(601288.SH)、宁波银行(002142.SZ)累计获得4笔约0.45亿元的贷款,这4笔贷款在到账当日便被转给比依电器。

表面上看,中易致远与比依电器并无任何业务关系,招股书对于二者的关联关系披露仅是因为财务总监金小红在中易致远兼任监事。

事实上,种种迹象表明二者的关系或许颇为暧昧。

据天眼查,中易致远的电话与闻继望所控制的4家公司电话相同,同时中易致远的办公地址位于浙江省余姚市阳明西路66号2楼,而汤雪玲所控制的凤凰金银同处于余姚市阳明西路66号。

中易致远与比依电器之间究竟只是因为财务总监的兼职单位而形成的关联关系,还是中易致远实际上是闻继望家族成员所控制的另一个企业而中介机构却未对此进行核查,还有待比依电器进一步解释。

而更加诡异的是,中易致远已于2021年4月遭到了注销。

这些问题是否将给比依电器的上市带来不确定性,或许有待市场进一步印证。